稳就业稳物价成经济工作重中之重 专家:下半年应不会出现通胀问题

本文来源:时代周报 作者:王晨婷

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8日召开会议,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,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。会议提出,宏观政策要在扩大需求上积极作为,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。

会议强调,要全面落实疫情要防住、经济要稳住、发展要安全的要求,巩固经济回升向好趋势,着力稳就业稳物价,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,力争实现最好结果。

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在采访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政治局会议传递的两大信号,一个是对疫情防控的态度,另一个是对增长目标的态度。在目标里着重提到了稳就业、稳物价这两方面,可见下半年应该会把宏观调控重点放在稳就业和稳物价上。

着力稳就业稳物价

保障民生是本次会议的重点。会议提出,要扎实做好民生保障工作。要着力保障困难群众基本生活,做好高校毕业生等重点群体就业工作。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受多方面因素影响,今年4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升至6.1%,而随着疫情防控形势逐步向好,从5月开始,城镇调查失业率连续两个月下降,5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.9%,6月份进一步降至5.5%。

不过,青年人就业压力仍然较大。6月份,16-24岁城镇青年失业率为19.3%,处于今年以来较高水平。

对此,上海财经大学校长刘元春此前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建议,可以号召各级部门适度扩招,或前置性地扩大一些用人选人计划。国家也可以在部分能够安置大学生的新项目上进行谋划,开具一批基础设施项目,定向招揽一批大学生。从高校本身来讲,可以考虑适度扩大研究生招生规模,也可以采取开发助理研究员岗位等方式来延迟就业问题。

图源:图虫创意

而在稳物价方面,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今年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对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的涨幅目标为3%左右。相比近期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面临高通胀的情况,中国上半年物价持续运行在合理区间,2022年上半年,CPI平均上涨1.7%。

“上半年稳物价工作成绩来之不易,反映出我国重要民生商品、重点大宗商品产供储销体系建设成效显著,保供稳价工作体系更加健全。”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万劲松在7月14日召开的吹风会上曾表示,下半年,受国际通胀高企、乌克兰危机、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,我国物价运行面临的不确定、不稳定因素仍然较多,但我们有底气、有信心、有能力继续保持物价运行在合理区间,全年3%左右的CPI预期目标是可以实现的。

苏剑也在采访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下半年国内应该不会出现通胀的问题。

除了就业和物价问题,会议在防范风险方面也提出了具体的指向。对于稳定房地产市场,会议在强调“房住不炒”的同时,提出了要因城施策用足用好政策工具箱,支持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,压实地方政府责任,保交楼、稳民生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是中央政治局会议中首次提到“保交楼”。

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:“从实际过程看,当前保交楼的政策比较清晰,包括地方党委和市政府全局统领,商业银行等机构密切配合,房企等积极参与复工。同时,不排除下半年中央和各金融部门如政策性银行等部门,会有新一轮的保交楼政策。此类政策势必使得下半年会有新动作,尤其是在推动房企施工、化解房企债务压力、维护购房者合法权益等方面会有积极的进展和表现。”

据中新网报道,在此前的一周内,银保监亦会3次表态,另有超过10城发布保交楼相关的政策举措。25日,银保监会召开全系统2022年年中工作座谈会暨纪检监察工作(电视电话)座谈会指出,支持地方做好“保交楼”工作,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。

这意味着,保交楼将会是下半年的一项重要工作,同时也是地方政府需要加大重视的工作。

时代周报记者还注意到,浙江日前召开了房地产纾困项目与企业金融机构对接商洽会,会上提出将成立纾困基金,支持房企合理资金需求,并积极搭建信息交流平台,帮助困难企业盘活资产。

不仅是浙江,另据媒体近日报道,郑州针对烂尾楼、停工项目提出四种项目纾困模式,包括调动国企、央企及各类金融机构资源,通过公寓房收购为人才房、统贷统还、兼并收购,破产重组等方式,区分问题项目和问题企业,落实“保交房”,维护房地产市场稳定及维护购房者权益。

除了房地产方面外,中央政治局会议也提到,要保持金融市场总体稳定,妥善化解一些地方村镇银行风险,严厉打击金融犯罪。要压实安全生产责任。

政策落实为重点

对于下半年可能会推出哪些宏观调控政策,苏剑认为,重点在于落实此前出台的宏观调控政策,落实增量政策。

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也认为,相比4月29日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的“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力度”“要抓紧谋划增量政策工具”“要全力扩大国内需求”等表态,此次会议在政策基调上并未加码。

之所以并未进一步加码,在温彬看来,一方面是由于稳经济一揽子政策等实施时间仅一个多月,还有相当的实施空间,要继续推动政策落地和效果显现,另一方面则显示出决策层“不会为了过高增长目标而出台超大规模刺激措施、超发货币、预支未来”。

在财政政策方面,会议提出,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资金,支持地方政府用足用好专项债务限额。

截至6月底,地方政府专项债累计新增额度已达34062亿元,占全年限额的93.3%。长城证券研报指出,上半年专项债券下达时间早、发行进度快,下一步的重点工作一方面是做好专项债券发行收尾工作,另一方面是推动专项债券尽快形成实物工作量。

对于曾广泛讨论的下半年或发行特别国债,目前业内普遍认为,可能性已经大幅降低。但下半年提前下达明年专项债额度或是大概率事件,基建投资增速也或将于下半年继续提高。

对此,苏剑也认为,下半年基建依旧是托举项。“财政方面,由于上半年留抵退税力度较大,导致财政收入较低。下半年如果(财政)收入还是难以提升,且继续面临刚性的财政支出,比如为了稳经济、保民生、保交楼、疫情防控等仍需大幅度增加支出,则只能从基建方面去扩张。”苏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货币政策方面,会议提出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加大对企业的信贷支持,用好政策性银行新增信贷和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基金。

可见,下半年货币政策也将继续保持宽松的态势。长城证券研报认为,下半年银行间7天回购利率水平仍然保持较低水平,逆回购利率有望进一步下调,以弥合市场和政策利率的缺口。同时商品房市场仍然面临诸多问题,销售和投资增速不达预期,货币政策上仍不能排除进一步降息降准的可能性。